师唐_第八章 悲剧的张打油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八章 悲剧的张打油 (第1/3页)

  某年冬,南阳城被叛军围困,朝廷派兵救援,全城厉兵秣马,戒严待战,一群痞兵收没了张打油的卖油钱,这让他怀恨在心,作下了一首打油诗:

  雄兵十万下南阳,又无援兵又无粮。

  等到明日城破了,哭爹的哭爹喊娘的喊娘。

  很快这首诗就流传开来,百姓无不议论纷纷,带兵的将军闻听后非常气愤,这紧急关头,竟然有人写这样的歪诗涣散民心,实属罪大恶极,全城捉拿。

  很快张打油就被拿下了,但张打油死活不承认,狡辩道,吾乃城里一卖油翁,粗人,不会作诗。

  将军不信,适逢下雪,遂令其以雪为题作诗。

  张打油稍作思考,就慢慢说来。

  “六角飘飘降九霄”

  将军听后不禁点头,雪乃六角之物,来自天上,飘飘然落入人间,有些诗意。

  “街前街后尽逍遥。”

  意境差了些,不平仄,但说出了赏雪之人的潇洒,美景共赏,倒也说得通。

  “等到明日天晴了”

  这一句怎么如此熟悉,但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,且听他后边说些什么。

  “拿扫帚的拿扫帚拿锹的拿锹。”

  张打油的下场可想而知,而今日自己竟步了他的后尘。

  李牧焦躁的时候,陶子期却说出了另一番光景的话,“昨日夜里,我梦中梦到一知己,跟李牧兄差不多年纪,我们把酒言欢,谈诗说赋,好不快活,哪曾想近日就遇到了李牧兄弟,这难道是上天赐给的缘分吗!”

  这让他十分讶异,这货还没有认出自己?还是假装没有认出,找机会戏弄自己?

  他心里没谱,那日跟李大到县城,正值隆冬,里里外外裹的十分掩饰,头顶皮毛,戴着围脖,跟现在相比变化很大,没认出也正常,但怕就怕在这货假装没认出,背地里阴自己。

  不管怎样,别跟他走太近就是了。

  “李公子这首诗意境是有了,但难登大雅之堂,参加省试可是拿不出手的,李公子请再作一首,绝句或律诗都行。”

  我靠,古人写诗还要求一个心境,这妞这般不依不饶,非要自己出丑么!心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