师唐_第十九章 唐婉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九章 唐婉 (第1/3页)

  越想越无趣儿,索性下了邙山,来到鸾水边,后世叫伊河,可惜成了一条臭水沟,不像现在,浩浩荡荡,几百米宽,绿波荡漾,不时有几只红色的大鲤鱼从河面上蹦出来,肥美无比,让李牧直发馋。

  卷了裤腿,到河里抓了三条,麻蛋,这时候的鱼根本不怕人,他进了河里,这些鱼非但不跑路,还扑过来咬他的脚趾头。

  上了岸,用穿越带过来的小刀去了鳞片内腑,打火机笼起一堆火准备烤了吃。

  鱼肉很嫩,可惜没有调料,不然加点孜然,辣酱,可真是非一般的美味。

  吃完了就睡,这是很多人都羡慕的生活,也是李牧曾经想要的生活,但却被繁琐的研究弄得无比紊乱,往往吃住睡都在实验室,扛不住了就眯一会儿,睡醒了就接着干。

  今日幸福却来的很突然,躺在河边的草地上,四月里的阳光不热不凉,直直地照在身上,让他睡了足足两个多时辰,醒来时太阳已经偏西了。

  似醒非醒间隐约听见樵夫的吵吵声,那樵夫正在河边砍柴烧炭,嘴里不知唱的什么曲调,很是难听。

  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,忽觉腑下胀得很,脱了裤子对着鸾水就要来一发,对面那樵夫也瞧见了他,笑吟吟地摇了摇头,继续唱自己的歌。

  李牧仿佛感觉他是在挑衅自己,也张口和唱。

  歌曰:

  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。

  是非成败转头空。

  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

  白发渔樵江渚上,惯看秋月春风。

  一壶浊酒喜相逢。

  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

  这一泡尿撒的酣畅淋漓,一首歌唱了三遍还不见完,直到身后传来一声娇诧,“哪里来的无耻男儿,光天化日竟往河水里撒尿,不要一点脸皮儿。”

  这一嗓子直直让李牧打了个冷颤,随便抖了两下把宝贝收好,回头就看到一伶牙俐齿的丫鬟,一只手叉腰,一只手指着自己。

  靠,看见老子撒尿还不赶紧转过身避讳,竟然还不眨眼地看,到底是谁不要脸皮儿。

  这丫头话音刚落,河渠里又跑出一个女子,步履匆匆,而且脸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