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间派的最后传人_第八章 谁是伤心人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八章 谁是伤心人 (第1/3页)

  赵无极和吴凡都没唱歌的意思,点歌主公心领神会的将较亮的主灯关了,只留下那些轻柔的彩灯忽闪忽闪,包厢顿时暗了不少。继而她点了几首轻柔的歌,将音量调低了点,自己小声的唱了起来。

  那边吴凡和蓉蓉摇起了骰子,有说有笑,而这边赵无极和玉儿依然没有任何进展,赵无极只是将桌面上的零食、果盘重新摆放了一下,好让玉儿能够得着,而玉儿犹豫了一下,便学着赵无极的样子,把桌子远端的啤酒都拿近了一点,好让赵无极伸手便能拿到。

  摆完后两人不由对视了一眼,玉儿的眼神与他一触即闪,就在玉儿的心还在七上八下的时候,赵无极突然伸左手一把将她抄到了自己怀里,呀!玉儿吓得不轻,差点没惊呼出口。

  “开酒!”赵无极在她耳边道,玉儿娇躯一颤,“哦……”双手微颤的打开了一听啤酒。赵无极又道,“怎么?你不陪我喝?”玉儿点点头,赶紧又打开了一听。赵无极左手在她腰间一阵轻抚,玉儿的娇躯跟着敏感的一阵微颤。赵无极伸右手拿起了啤酒,问道:“你紧张?”“有……有点。”

  赵无极好笑的低头抿了口酒,“那你喝点酒就不紧张了,不骗你。”“哦。”玉儿伸手拿起身前打开的啤酒,仰头咚咚咚喝起来,只一小会儿的功夫,一罐啤酒就被她喝光了,赵无极被她吓了一小跳。

  喝完后玉儿转头,哭丧着脸对赵无极小声道:“不管用,我还是紧张……”赵无极咽了口口水,“好吧,是我看走眼了,没想到你这么能喝。”玉儿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来,“是吧?我们那的人,家家都酿酒,从十几岁的娃娃到七八十岁的老人,不管男女,都能喝上点。”

  “哦?酿酒之乡?你家在哪?”赵无极饶有兴致的问道。说到家乡,玉儿的眼里闪过一丝留恋,“在蜀中。”“山城?”“是也不是,因为我们的寨子离山城还有百来里呢!”

  “寨子?”赵无极一脸疑惑。“嗯,苗寨,我们那可漂亮了……”不知不觉中玉儿渐渐放下了防备。赵无极轻轻一笑,察觉到他笑的玉儿突然扭过头来,眼神第一次正视赵无极,“怎么?你不信?”

  赵无极放下啤酒,用右手轻轻拂乱了她额头的长发,“不,我信,看你就可以看得出来,那里一定很漂亮……很漂亮……”玉儿俏脸不由一红,撇开了头。赵无极道:“小气,不就弄乱了你的头发么?就扭头不理我了?”玉儿不说话。

  赵无极的左手终于离开了她的腰,帮她开了听啤酒,递到她的面前。玉儿假装没看见。赵无极道:“你要不接,我就拔你头发,一根根拔。”玉儿猛的转过头来,却见赵无极的嘴角泛起一个漂亮的弧度。

  玉儿撇了撇小嘴,虽心有不甘,还是乖乖的接过了啤酒,这回只是轻轻抿了一口。“很淡吧?”赵无极问。玉儿点点头。“酒是故乡醇,月是故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